标准四百毫米等降水量线

胡思乱想 脑子里什么都有 梦想做一个戏精 认真许愿一夜暴富

【珉佑】人生若只如初见

   严重OOC
   有年龄操控(一点点)
   是BE!(高亮 划重点)(其实也没那么B)
   小学生流水账(对不起)
   有关暗恋的青春校园魔幻爱情剧(乱讲的)
   后记 (有)
   认真写的 (是真的 不骗你们)
   衷心祝愿各位看文愉.....快(我不要脸)  晚安啦🌙


    
     一

    金珉奎第一次遇见全圆佑是他十五岁的时候。
    自诩面容较好的他去了娱乐公司的选秀,在黑暗的楼梯间走捷径追前面进场的大部队的时候撞到了全圆佑,一个冰山面瘫脸。把金珉奎着实瞎了一跳,道歉之后那个人还是一样冷冰冰的表情,金珉奎以为那人下一秒可能就要撸起袖子露出大花臂抽自己了。彼时的全圆佑只是心无杂念的想着前一天刚刚编好的舞蹈动作,没有由来的烦躁,不想理人。
    两人等候的时候自然的挨在了一起。金珉奎在填写履历表的时候十分犹豫,想了想自己好像除了个子很高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奖也没有获过,前十五年好像就那么一事无成的过来了,短暂的在心中哀叹,怀疑人生之后,他偷偷瞄了一下隔壁那位冰山的表单。
    字好好看!这是金珉奎第一个想法,也是唯一一个想法,以至于他那个时候已经忘记了阅读,只是单纯的欣赏纸上行云流水一样的字体。有点呆的盯了太久,直到被对方发觉,扭过头不带感情的看了他一眼。
     下意识的把自己的丑到不忍直视的潦草字体捂住,金珉奎甚至不用呼吸就能感受到尴尬凝固的气味。他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轻轻咳了一下,挺直了背靠在椅子上,有点小心翼翼的问旁边的人:"这个,你也是第一次来吗?"  "没有。这应该是第四次了。" 寂静几秒后对方给出了回答。
"卧槽大佬带我一把!"金珉奎没想到第一次来就能捞到一个司机,有点开心过了头。全圆佑掐了他胳膊一把,他才意识到刚刚自己的声音好像太大了。
        "不好意思.......我叫金珉奎,第一次来。你是全......全什么.....佐?" 金珉奎眯着自己的近视眼努力的辨识着字体。"全圆佑。" "啊......不好意思。你好像是....96年的吧,我是98年的,叫你圆佑哥好了。" "嗯。"
    差一点就上手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金珉奎感觉气氛被自己弄得越来越不可收拾,于是就不再想着法的搭讪,而是开始连珠炮一样的咨询这种选秀的具体事项,能多讨要点经验是一点,毕竟都已经尴尬成这样了,能学到一点就算赚了,金珉奎有点自暴自弃的想着。
    奇妙的,全圆佑的话匣子就这么打开了,他事无巨细的告诉金珉奎选秀的流程注意事项,甚至对自己的私生活和对方的烦恼都做出了解答。
        冰山是会笑的,一笑鼻头就皱起来,有点傻呆呆的样子,但真好看。金珉奎在那天的日记本上用尽量好看的笔迹写道。
        那天的选秀金珉奎表现得并不好,因为初次参加的过度紧张和准备不足他仅仅唱了不到十秒就被审查官喊cut,而全圆佑,金珉奎无条件认为他是全场最佳,而审查官不长眼看不到他圆佑哥的才华,真的垃圾。

        "不顺路啊。"金珉奎有些遗憾的摇摇头。"那留个联系方式吧。" "好!!!" 欣喜若狂的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全圆佑,而对方的手机因为是最新款,自己不是很会用,在寒风瑟瑟中手指头又抖个不停,都快两分钟了还没有加上好友。
"你是傻瓜吗?给我。"全圆佑又好气又好笑,看着自己面前这个还在寒风中飘摇的弟弟,接过手机,在对方的提示下迅速的弄好,又留下了电话号码。
      "有事找我,微信也可以,打电话也可以,我会过去找你的。"
       "可是哥咱们两个人家离得很远啊?"
       "那我打车去啊。"
        全圆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他也没有要纠正什么的意思。
        有点戏谑,又不像玩笑。金珉奎傻笑了几声。
        "下次见咯哥!"

        二

        全圆佑是个富二代,房子加上地下有三层,而且在二环里,完全吃穿不愁,寒暑假到处跑着去玩,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在和老师补习音乐和舞蹈,每天放学之后会去打打零工,有一整本自己写的rap歌词。金珉奎把全圆佑的朋友圈从头到尾翻了个遍之后,得出了这些结论。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不会是喜欢他吧?"
         徐明浩听完金珉奎把这件事情用半个小时逼逼完之后毫不客气的发问。
          "你!!!!你别乱说!!!我没有!"
          "没有你结巴什么?"
           金珉奎有点生气的走了,留下徐明浩饶有兴趣的看着文俊辉迅速消失的背影。"我没有....我怎么会......"文俊辉一边走一边嘟嘟囔囔个不停,脸蛋通红。
          "这种天真的要死的家伙也会有恋爱的一天,哎,真是,还有不到半年就升学考试,他这个人怎么总到这种关键时候就弄出点幺蛾子?"徐明浩无奈的摇摇头,站起来用脚把椅子踢回桌子下去了。

           全圆佑的动态很少更新,每次一更新金珉奎就会立刻跑去点赞评论,偶尔也会私聊一下自己的这位哥哥,虽然差了两岁,但是那一位也是要这一年升学考试的状态,互相加一加油,全圆佑在网路上话还是太少,可金珉奎一看到对方的回复,即使是一个字,也会开心的要死。
         家里有门路,全圆佑早就找好了接下来念的艺术学校,其实也只是挂个学籍,他真正的目标和金珉奎一样,去K国学音乐。金珉奎则是很普通,比起全圆佑他更多的只是想想而已,能不能去,他心里早就有数。
"我总得让自己开心那么一阵子吧。"他用这种方式给徐明浩解释自己心中的美好泡沫。
      
         四
        
         在各自的升学考试之后,两人又小聚了一次,还是去了选秀,因为金珉奎贼心不死,也因为全圆佑惯于迁就着他,从在网路上对于对方喋喋不休的话语的回应,到现在线下见面的地点和安排。不巧,全圆佑是个路痴,第一次坐公交车去一个之前四次都是打车去的地方,他果不其然的迷路了。金珉奎气喘吁吁的跑过四个路口才找到面对着路标一脸懵懂的全圆佑。
"哥是笨蛋吗?"金珉奎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还处于迷茫状态的全圆佑。"走啦赶紧。"
这一次金珉奎聪明的找了全圆佑做事前辅导,想着或许能咸鱼翻身一把。等候的时候金珉奎焦躁的搓着全圆佑的胳膊。
"你不会完蛋的,相信我。但是。现在你最重要的就是..........要清醒一点啊啊啊啊啊!"全圆佑把胳膊抽出来使劲敲打着金珉奎的头。

        咸鱼翻身是不存在的。都还是一样,带着遗憾的离开。分别之前,他们一起去吃了一顿饭。
        金珉奎请全圆佑吃饭,也权当是为他饯行。席间还是一样,金珉奎嘴就没落停,叨叨叨的说着,从这半年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到从各种渠道问来的去K国留学的注意事项。他知道全圆佑只会比他知道的更多,但是他总想为他做点什么,像是对他之前帮助自己的报答,又不像,想着下一次见到这位有点迷迷糊糊但是意外的靠谱的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心里有点复杂。
全圆佑偶尔加一两句话,剩下的就是只是安静的听着,点头,笑一笑。末了,在金珉奎终于找不到话去盖住自己现在很想哭的心情时,全圆佑拍拍他的肩膀:"要加油哦,我就在那边先等着你了。"
         "不要以为自己做不到,你绝对可以。"
          "我无条件相信你。"

           五

        金珉奎没有料想到两人的人生轨迹会就此不同。
        对方去了K国,先是读语言学校,每次都动态都是凌晨三四点钟发出来的还在图书馆或者在家里学习的样子。
        最开始金珉奎还会兴致勃勃的小窗发给全圆佑自己的近况,什么高中课程真的好难每天都要崩溃了,合唱团看起来很不错啊哥你说我要不要去参加选拔试试看,诸如此类。但全圆佑实在是太忙了,回复的间隔很远很远,而且往往就寥寥几个字,嗯,好,再无其他。金珉奎很想问问全圆佑的近况,但是即使透过朋友圈也能看出那人忙的要死,也不好再去打扰,他开始减少给全圆佑发消息的次数,每次看到全圆佑更新的动态都忍不住想去小窗说些什么。加油?太单薄了吧,哥大概在学习吧,打扰他真的好吗?聊天的话会让他分心吧?还是算了.........
        每一次都是这样,再加上高中的课业也让金珉奎无法完全适应,时间就这么渐渐过去。突然有一天,金珉奎发现自己已经与全圆佑快有三个月没有任何联系了。晚上,有点焦急的点开对话框,迅速输进去几个字,踌躇了一会儿,又挨个删掉。漆黑的屏幕反射出自己的脸。
金珉奎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很久没有动。他想了很多,编了无数关于很久不见的问候,到最后,他一个字都没有发出去。

        "我们差的太远了。"金珉奎几乎一夜未眠,第二天顶着大黑眼圈吃早饭的时候带着绝望的语气说。被他没头没脑的一句弄得疑惑,但是看着对方低垂的眉眼,徐明浩没再多问。

         但金珉奎没有放弃,在高中的第一个长假,他看到全圆佑回家的朋友圈之后鼓起勇气给对方发了消息。
         "哥!真的好久不见!假期有时间出来一起玩啊?" 在他越看越觉得这个句子尴尬的要死的时候,全圆佑回复了他
         "好啊。"
         "!!!!!那什么时候哥你说?"
         "不知道,我这次回来也有点事情,有时间我告诉你吧。"
          "好的!哥那你一定要告诉我!"
           "一定。"

          然后石沉大海。全圆佑离开前一天发了一条假期里和朋友们一起聚会的汇总动态。金珉奎照例点了个赞,但是没有再打开小窗。

          之后的很多次金珉奎尝试去找对方聊天,也只是寥寥几句回应,他甚至渐渐开始不知道要再去说什么,说些什么都想着累赘,两个他们都不愿背起的包袱。全圆佑还有梦想,而金珉奎,他已经决定就顺其自然,不再去追那些对自己来说遥不可及的梦想,退而求其次,安心的学习,走和普通人一样的道路。他偶尔还会梦到全圆佑,他在笑,鼻头皱起来,显得有点傻傻的但是真的很好看,却离得很远,金珉奎怎么追都追不到。每每这样带着泪痕醒来,他第一反应都会是拿手机想给全圆佑发一条消息,即使是没有意义一行乱也好。但是他忍住了。
        我明明早就知道的。
        我们之间差的太远了。
        金珉奎深吸一口气。
          
         六
        
          更长的时间过去了,金珉奎还保持着随时点赞全圆佑动态的习惯,只是他不再评论,也不再找他小窗说话。他看着全圆佑语言班毕业,考上了大学的音乐创作系,有了很多的新朋友,圈子也再一天天变大,变广,拿了学院的全额奖学金,在一个乐队里当贝斯手,在校庆上和前辈们一起表演。

        "你知道,明浩,这个世界上会有很多和你不告而别的人,纵使他们再好,也要学会放手,不然一直这样抓着别人不放,吃相会真的很难看,让人觉得你没见过好东西。" 金珉奎若无其事的踢开脚边的一个易拉罐,他现在已经能够很释然的去说这些了。
         "他喜不喜欢过我现在已经对我来说,也不是那么重要了。我得往前走了,纵使另一边没有人在等我,我也要去我该去的地方。"
         "会好的。"徐明浩憋了半天,也只能干巴巴的挤出这三个字。
           "是,都会好的。"
           "一切都会好的。"

         七

        笠年,金珉奎如愿以偿,考上了语言大学。生活平淡如水的继续着。
        冬天的时候,他和徐明浩一起去了K国。
        赶上了很大很大的雪。
        "快快快明浩你帮我拍照啊!就这样,我跟你说,我跳起来你就拍,别刚跳就拍,就,你知道,到最高的时候再........"
        徐明浩踢了金珉奎一脚,接过了相机。"你可快闭嘴吧,拍照我比你在行的多。"
         "看镜头啊蠢货!来,一,二,三!!!!"

         "瞧你笑的,跟个傻子一样。" "哪有,我明明这么好看你就是赤裸裸的嫉妒我!!"
"我真是.....懒得和你讲.....快点回酒店吧要冻死人了!" 徐明浩一拳锤在金珉奎后背上,金珉奎一个趔趄差点滑倒,两个人就这样在街上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好不容易把谱子改完,全圆佑打开了手机刷新了一下动态,却意外的看到了一条。
        图片里的男生在路灯下奋力向上跳起,雪花落在他的帽子上,肩膀上,鞋子上也湿了一大片,显得乱糟糟的有点狼狈。但纵使鼻头冻得通红,也没能盖住他脸上极致的雀跃。
         配字一如既往的话唠
        "赶上了初雪!S市今天真的好冷啊啊啊啊啊啊!!"

        全圆佑笑了,身后一本书猝不及防的砸过来。"看你半天了,什么这么好笑?"权顺荣的挑事这次没能让全圆佑一跃而起把他暴揍一顿。
          "没什么。"
         权顺荣自讨无趣,也闭了嘴。

          全圆佑抬头向窗外看去,鹅毛大雪纷纷扬扬的撒下,街上空空荡荡,凌晨三点钟的寂静他早就习惯了。小路上有两行脚印,已经被雪浅浅的盖上了一部分,暖黄色的路灯下,仿佛刚刚有一个男孩用尽全力向上跳起来过,笑声好像还没有消散掉。

         "挺好的。"
         "真的。"
         "挺好的。"

        全圆佑不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也许是因为窗外的灯光太亮,刺痛了双眼,他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让眼泪留下来。

         "都会好的。"








        后记

    故事的灵感来自我的朋友,她大概就是故事里kmg的原型。对于暗恋这件事情,她和我聊了得有三年,从初中到高中。kmg和jww在故事里,我的想法是jww可能也是对kmg有一定好感的,kmg就索性傻乎乎的死心塌地了。故事里他们的人生注定只在那几次有交点,是没有办法一起走到最后的,一切的挣扎都是徒劳无功,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伤害。但那种默默的,藏在内心的喜欢,却是很难姑息的,只能等慢慢遗忘。我不觉得这会是伤痛,未来想起来,大概也是一段可以珍藏的回忆,因为人总会找到自己的幸福,纵使是被生活在推着前进,也总会有相对完满的结局,只是不要着急,等一等,一切总会到来。
        再说回我那位灵感缪斯姑娘。她那天吃着早饭和我聊这件事情,我听的恍惚,但是故事只是到联系断掉就结束了,我问她,或许对于之后发生的事情有期许吗?(因为我和她认识很久,是第一次看她死心塌地暗恋一个人这么久所以觉得可惜)然后她说出了文中kmg和xmh说的话。末了还有一句:"到时候我就想着,如果她以后要是想起我来,是会觉得我傻乎乎的又好玩,能开心的笑出来,而不是觉得我是一个话唠加大傻瓜,烦的要死,我就知足啦。" 只要留在对方回忆里是开心的笑脸就好啦,没什么遗憾不遗憾的。一切就这么落幕了。我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都会好的。
        这也是我的结语。
        不管是什么,天大的困难,再令人难受的感情结束,一时无法接受的失败
        都会好的。
        人生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即使艰难也在向前一步一步进行的。比起难过,不如在那片光裸的土地上再栽下一支玫瑰。

         就像那位姑娘,在她决定结束的第二天,她还是会在早上叫我起床的时候大笑着用她的肥手揉我的脸。

         都会好的
         她也是
         各位也都是
         要加油啊大家❤
          

             🌹
        
       

没......没有标题

emmmmm.....因为懒得起了
给甜甜的生日贺文!
超甜!(emmmmm差不多吧)
希望大家喜欢
我太喜欢这一对了!
   

    李硕珉最近很少回家吃饭。
    公司在接了第一单大生意之后就像开了挂一样,订单纷沓而至,寻求合作的也不少。李硕珉和崔胜澈合计了一下,现在也正是开拓公司业务的好时机,以两人为代表,公司里大部分高层每天晚上基本都要去应酬。
    但是有一点不同,李硕珉大概从来没成为过外食派,家里的饭一直都是他做,毕竟那一位有一点料理黑洞,除了腌辣白菜就是烧的一手好开水,乱吃东西的话早上起来脸又会浮肿,虽然他从事的也不是靠脸吃饭的活计,但是早上起来照完镜子也会嘴巴闲不住叨叨个不停,不停的晃着刚起床顶着鸡窝头眼睛还没完全睁开的李硕珉的胳膊让他找解决办法。
    "你说吧,我破相了,怎么办。"
    "那怎么办..........或许吃个橘子试试吗?"

    在李硕珉找到夫胜宽吃不浮肿的食材之前,这样的对话基本是日常。
    为了保证现在夫胜宽不在家作死,李硕珉每天变着花样的
    帮他叫外卖。
    基于夫胜宽一般爱吃的东西,还有他吃不脸肿的东西,有的时候还要考虑到夫胜宽充满情感的短信,威胁他晚上再那么晚回家就让他凄凉的睡书房的地板上,对,连个垫都不给的那种凄凉。李硕珉也觉得委屈,又不是他想天天这个样子。每天只能看见夫胜宽的睡颜(因为不忍心叫醒他,而且早上夫胜宽工作要起很早就走)他都快难过疯了。但是这种之后也只能烦请助理小姐买些小橘子送到家里,自己再打个长长的电话致以自己诚挚的歉意并且满足夫胜宽气鼓鼓的提出的各种甚至有点无理的要求,才能把人哄好。
    生活总是很艰难的。

    "我今天要回家陪甜甜,晚上那个和TN的那个局就顺荣你替我去吧。" 李硕珉收拾着堆满文件的办公桌,语气平淡没有一丝波澜,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面前的人一下子就僵住不动,笑容渐渐消失。
    "为什么是我啊?怎么能这么命令我?怎么算我都是哥好吧?哥天天也都很忙的好吧?!"
    "我刚刚去休息室沏咖啡的时候听见你和人事部门的人约着晚上一起去bar的。"
    李硕珉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眼睛往上轻轻一瞟,正好对上权顺荣慌张的不知道往哪里飘的眼神。惊得仓鼠直接往后跳了一下,脸涨的通红。
    "知勋哥走之前只交给我这么一个任务,再不完美执行就真的说不过去了。"最终还是没能绷住,李硕珉笑了出来,露出了他的两排大白牙。"加油哦,哥~"李硕珉提起包往外走,轻轻拍了拍欲哭无泪的小仓鼠。
    "不是.....你这个东西.....哎.....我....我.....硕珉啊你这样对哥怎么能行啊我说?!"一时还是无法接受现实的权顺荣在李硕珉的办公室急的跺着脚大喊。彼时的李硕珉已经轻快的溜到电梯间,哼着歌愉快的用食指戳亮下行按钮。笑容不自觉的攀上他的脸颊。

   
    后背完全陷入柔软的沙发中,脚也随便的搭在歪歪扭扭出自李硕珉的笨手的爱心靠垫上,夫胜宽百无聊赖的快速切换着电视频道,嘟嘟囔囔今天的外卖为什么会那么慢,过了一会儿,他有点不情不愿的在身体和沙发间创造了一个缝隙,身体怪异的扭曲着,左手拼了命的前伸去够茶几角上的小橘子。"嗒。"嘴里的橘核以一条完美的抛物线落入垃圾桶中,夫胜宽差一点就为自己鼓起了掌。
    等等,门为什么在响?
    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夫胜宽欠起身看着一个熟悉的人领着一袋子新鲜食材风风火火的进家,嘴里念叨着"哎呀抱歉回来的晚了,交通真的是.....哎西......"夫胜宽的眼神跟着李硕珉的脚步在房间里来来去去,李硕珉风一样放好了东西洗好了手,转身向夫胜宽走去,捏了捏软乎乎的脸
    "我们胜宽是不是饿坏了啊?"
    半晌,在这期间夫胜宽甚至恍恍惚惚又塞进嘴里一口橘子,有点含混不清的问:"你怎么回来了?"
    李硕珉一下子笑了出来:"因为想你啊,傻瓜。"
"吧唧"在对方额头上亲了一口,夫胜宽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李硕珉又走开了。"等一下哦饭马上就好~" 夫胜宽盯着他熟练的套上围裙,才真正对当时的一切有了实感。
    差一点眼泪就掉下来了。
    他强忍着,又塞了一口橘子:"这橘子真的是太酸了。"给自己无法控制的颤抖声音找了一个蹩脚的理由。"不应该啊.....我专门告诉小王怎么挑甜橘子的....抱歉,下次我亲自给你挑好。"
    "不是!我不是说这个!"
     夫胜宽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喊出声,用力的抹掉脸上的泪水,深吸一口气,努力控制住自己声音中波动的情绪。
     "我说我想你了。"
     李硕珉在背后给围裙打结的手微微一顿,眼睛里涌上了一层氤氲雾气,
    "我也是。"

    夫胜宽没再多说话,他心里其实还是很别扭的,一个178的大活人生生快一个月没有回家吃饭,自己下班之后又不好再去李硕珉的饭局捣乱,一天到晚就是小橘子小橘子,家里明明有一个更甜的,居然还买那么多送回来(虽然橘子真的很好吃夫胜宽每一次都吃的很开心.......但内心还是忍不住diss了一下)。
    在那次简短的对话之后,夫胜宽就一直板着脸。李硕珉也知道原因,内心很愧疚,看着安静的就着一桌子菜吃了一大碗米饭,又把辣鱼汤喝了个精光的爱人,小心翼翼的搭话:"我们胜宽..........吃的好吗?"
     "嗯。"
    ".....今天工作也很忙吧...辛苦了..."
    "嗯。"
    夫胜宽没有表情,机械的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站起身把椅子推回了原位,只留下一句"我吃好了"便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风中。李硕珉一个人面对桌子上的残羹冷炙,叹了口气,无奈的撇了撇嘴,开始收拾碗筷。
    听见厨房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和叮叮当当的碗筷碰撞声,夫胜宽悄悄从客厅探出头来往外看,他担心自己是不是做的有点过分,看不见李硕珉的表情,他也心里打鼓,但是又不甘心这么低头,明明那么长时间把自己晾在家里的是他,自己一搭话,又感觉是吃了亏。
    他悻悻的坐回沙发上,看他的排球转播。

    李硕珉也从厨房出来,坐在夫胜宽的旁边,脸上看不出表情,说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比赛很精彩,每次主队得分之后,夫胜宽都会把手高高举过头顶,欢呼一声,旁边的李硕珉则是不紧不慢的吃着小橘子,象征性的鼓几下掌。夫胜宽假装生气的肘了一下李硕珉,"干嘛那么低落,比赛不好看吗?" 李硕珉笑了一下,"没有,我觉得挺精彩的。" 然后又恢复了那个皮笑肉不笑的状态。
    比赛结束后,夫胜宽从沙发上直接弹起来,奔向卫生间洗漱。
    这很正常,也很不正常。
    正常在于,今天的比赛一直在僵持状态,持续了快三个小时才结束,他现在身为一个早间电台DJ,这个时间睡觉第二天早上起床就很费劲了。所以赶紧洗漱睡觉才是正道。不正常在于,他没有和之前一样抓着李硕珉晃来晃去,大声胡乱唱着歌,绕着圈跳自己原创的加油操庆祝。
    两个人心里都有点小别扭,又有各自的顾虑闭口不言。

    李硕珉没有直接睡觉,公文包里还有几份文件要修改,小灯暖黄色的光很轻,很柔软,空气中的潮湿让人有些昏昏欲睡,正在他皱着眉头思考,轻轻用笔敲击着纸页的时候,旁边的夫胜宽突然翻身,吓了李硕珉一跳。
    "DK啊你最近......很累吗?"
    "还好吧。"
    "太累的话就歇一歇吧,你都瘦了。"
    "好,我知道了。"李硕珉笑了笑,轻轻揉了揉夫胜宽的头发,"快睡吧,你明天还要早起。"
    夫胜宽闷闷的嗯了一声。
     "DK我跟你说,我们今天早上放送的时候信号突然中断了十几秒,外面的PD们都乱作一团,我都要吓死了,真的超久没遇到过这么严重的放送事故了,差一点我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嗯。"
    "还有那个......"
    "你睡不睡了?"
    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噎到,躺着的人愣了一下,偷偷瞄了一下李硕珉,两个人视线正好对上。吓得夫胜宽赶紧闭上了眼。
    "我睡....我睡不就好了嘛........"他小声的嘟囔着。
    李硕珉叹了口气,有点无奈的把纸笔放在一边,顺手把台灯扭到了最小亮度。"我没有事情,我能有什么事情,又不是什么高危工种,真的不用那么担心。你倒是一整天咋咋呼呼,这里也被吓一跳,又在那里伤着手的,多注意着一点,每天又抱怨着不开心,我最近是太忙了,我检讨,以后我肯定不会再这么不着家了,但是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也得好好的,我也才能安心工作啊。"
    李硕珉调整了一下姿势,躺在夫胜宽旁边。
    "那你要睡了吗?"
    李硕珉闭着眼,淡淡的说:"还没,我等会儿还得把文件看完,等你睡着。"
    夫胜宽脸"腾"的一下红了个透,
    刚想说点什么,李硕珉立马补充
    "不许说话。" 
    这种默契可以说是满分了。
    被窝里两个人的手轻轻牵在一起,一股奇妙的电流在两人之间穿梭着。就在夫胜宽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他听到了李硕珉均匀的呼吸声。
    嘁,明明说是等我睡着,不还是自己先睡了。
    傻瓜。
   
    夫胜宽起身,把床头灯关掉,屋子里一片寂静。
    "呐,今天你也辛苦了。"
   
    窗外月色皎洁
    连空气中都是星星的味道
   
   
   
   
   
   
   

   
✨✨✨✨✨
   
   

是哪位提议把他俩绑在一起的
我我我我我爱您啊啊啊啊啊啊!

吃个鸡排都是爱你的形状💛